首 页 度假村简介 商业服务 养生中心 网上订房 联系我们
欢迎您访问睡佛山温泉度假村网站
 
温泉与诗文

温泉与诗文

温泉因其神奇的药用,及与帝王相关的养生传说,历来被文人墨客争相传诵;甚至可以分为几种类型,有的表述温泉之效,有的描述温泉之壮观,有的借温泉感怀历史,感怀身世。因而温泉而形成的诗文,可以见证历史上的很多兴衰演变,甚至作为中国古代诗文发展脉络的一个侧面,也见证了诗文体裁的不断变化。

睡佛山温泉立足于山水文化,继承和挖掘了温泉本身的诗文风采,并加以应用。比如庐山温泉就以其千年的历史和璀璨的诗文,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唐、宋、明、清的兴衰,并依托了如陶渊明、苏轼、朱熹等文人的心理历程;明月山温汤温泉也复如是;江北水城更是见证了京杭大运河历史的兴衰。这些诗文赋予了温泉深厚的文化底蕴,并在各类命名、景观营造、室内布置等方面得以充分体现,满足了游客精神上的需求。

温泉乃诗文众多题材的神奇

 中国古代诗文的发展,如果仅仅从欣赏的角度,可以粗略地把唐代作为一个隔断。唐代以前,文章偏歌赋,多是嶙峋风骨,平实古朴;唐代以后,文章偏诗词,多是丰腴模样,瑰丽浪漫。而温泉的开发利用,也恰恰在中国诗文的发展中得到了一个印证:唐代以前,人们对温泉不甚了解,故而对温泉的描摹都具有一定的神奇,平实的文风中却掺杂了很多神话和传说;而唐代以后,人们对温泉的认识已经比较深入,并且对其开发也到了一个高峰,以致出现了诸如华清池此类的皇家禁苑,上至皇帝下至平民,在记载温泉的文章中开始思考兴衰更替,使得温泉诗文攀上了一个艺术高峰。

 唐代以前,温泉因其神秘,在众多体裁的文章当中都频频出现,大概可以分为这么几种。神话传说。如《淮南子》曰:昆仑四水者,帝之神泉,以和百药,以润万物。写的是上古时期的神泉。又如《东观汉记》曰:耿恭为校尉,居疏勒,匈奴来攻,城中穿井十五丈无水,恭曰:闻二师将军,拔佩刀刺山,而飞泉出,今汉德神灵,岂有穷乎,乃正衣服,向井拜,为吏请祷,有顷,井泉濆出。这是一个短篇神话小说。再如盛弘之《荆州记》曰:新阳县惠泽中,有温泉,冬月,未至数里,遥望白气,浮蒸如烟,上下采映,状若绮疏。又有车轮双辕形,世传昔有玉女乘车,自投此泉,今人时见女子,姿仪光丽,往来倏忽。这是最美好的温泉神女传说了。

地理图志。最早见于《山海经》括地图,曰:负丘之山,上有赤泉,饮之不老,神宫有英泉,饮之,眠三百岁乃觉,不知死。既是地理,也是神话。而《广志》曰:温泉,西者在新丰,北者在广平,有美泉出,溉种,出谷香美,在汲郡,新成县有泠泉,水冷如冰,在湖县有盐泉,煮则为盐,有醴泉,用之愈疾。这就是比较中正的地方图志了,算做很好的史料。再如《汉水记》曰:汉水有温泉,方圆数十步,冬夏常沸涌,望见白气冲天,能差百病。也复如是,如此多见地方志,不胜枚举。

骈文歌赋。温泉歌赋中最有名的当数后汉张衡《温泉赋》:阳春之月,百草萋萋。余在远行,顾望有怀。遂适骊山,观温泉,洛神井,风中峦,壮厥类之独美,思在化之所原,美洪泽之普施,乃为赋云:览中域之珍怪兮,无斯水之神灵。控汤谷于瀛洲兮,濯日月乎中营。荫高山之北延,处幽屏以闲清。于是殊方交涉,骏奔来臻。士女晔其鳞萃兮,纷杂沓其如烟。” 此文一出,对温泉的描述开始真正有了艺术上的凝练,为后来人们对温泉的鉴赏水准提升到了艺术的层面,不再仅仅是不解和膜拜了。所以再来看晋朝傅咸的《神泉赋序》,其中的描述就俨然是优美的闲适散文了:余所居庭前,有涌泉,在夏则冷,涉冬而温,温则水物冬生,冷则冰可以过,每夏游之,不知岁之有暑耳,惟兹神泉,厥理难原,在冬则温,既夏而寒,混混洋洋,载清载澜,遂乃坘以文石,树之柳杞,密叶云覆,重荫蔽沚,气泠泠以含凉,风肃肃而恒起,于时朱明纪运,旭日驰光,郁郁隆暑,赫赫太阳,玉体于素波,身凄焉而自清,不知天时之有暑,忽谓繁霜之陨庭,逮至旻秋既逝,司寒骋节,六合萧条,严风凛冽,河洛辍流,太阴凝结,彼溰溰而含冻,此灼灼而含热,绿竹猗猗,荇藻青青,是讬斯茂,是殖斯荣。

碑刻铭文。碑文不能固属哪一种文体,但却因其特殊的作用(用来祭祀或记事),基本上都是一些非常文雅的颂词,极具艺术美感。如周王襃《温汤碑》曰:原夫二仪开辟,雷风以之通响,五材运行,水火因而并用,炎上作苦,既丽纯阳之德,润下作咸,且协凝阴之度,至于迁陵热溪,沉鱼涌浪,炎洲烧地,穴鼠含烟,火井飞泉,垂天远扇,焦源沸水,冲流迸集,甘川浴日,跳波迈椒丘之野,汤谷扬涛,激水疾龙门之箭,故以地伏流黄,神泉愈疾云云。其铭曰:挺此温谷,骊岳之阴,白矾上彻,丹沙下沉,华清驻老,飞流莹心,谷神不死,川德愈深。这是赞颂骊山温泉的神奇疗效的。再如北周庾信《温汤碑》更是写的光华灿烂:咸池浴日,先应绿甲之图,砥柱浮天,始受玄夷之命,仁则涤荡埃氛,义则激扬清浊,勇则负山馀力,弱则鸿毛不胜,仲春则榆荚同流,三月则桃花共下,其色变者,流为五云之浆,其味美者,结为三危之露,烟青于铜浦,色白于铅溪,非神鼎而长沸,异龙池而独涌,洒胃湔肠,兴羸起瘠,秦皇馀石,仍为雁齿之阶,汉武旧陶,即用鱼鳞之瓦,山间涌水,实表忠诚,室内江流,弥彰纯孝,岂若醴泉消疾,闻乎建武之朝,神水蠲痾,在乎咸康之世,嵩岳三仙之馆,不孤擅于天池,华阴百丈之泉,岂独高于莲井。

诗歌颂词。北齐刘逖《浴汤泉诗》曰:骊岫犹怀玉,新丰尚有家,神井堪销疹,温泉足荡邪,紫苔生石岸,黄沫拥金沙,振衣殊未已,翻然停使车。这恐怕是最早的一首描写温泉的诗歌,属于古诗体的范畴。再如北魏无苌《温泉颂》:皇皇上灵,愍我苍生。泌彼温泉,于此丽川。其水克神,克神克圣。济世之医,救民之命。其圣伊何,排霜吐旭。其神伊何,吞眈去毒。无藉烟炭,谁假樵木。湛若虞渊,沸如汤谷。东枕华山,西亘咸阳。连畴接畛,墟落相望。彩林争翠,绿树成行。这属于古风体,温泉诗歌在南北朝时的出现,为唐代以来诗歌的兴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温泉诗文展现兴衰更替的兴叹

    唐代以后,全国各地的温泉都逐渐被开发出来,随着时代的更替,各处温泉的兴衰不一。  在唐宋时期浩如烟海的诗歌中,描写温泉的诗歌非常之多,仅在标题中有温泉温汤此类直接描写温泉的诗歌就多达近200首,且不要说其他涉及到摹写温泉的诗文了。唐宋以下,温泉在明清之际的兴盛远不如前代了,诗文也相对减少。在这些众多的温泉诗文当中,有许多精品,在诗歌的艺术领域独领风骚。一般来说,温泉诗歌可分为三大部分。

诗以言事。这类诗文在唐朝的诗歌占多数,因为华清池被捧为帝王温泉,全天下人无不景从,视泡温泉为身份的象征,是一种荣耀。因为帝王对温泉的推崇,并亲自著文赞颂,一时间引发的温泉诗歌畴唱,也算作唐代诗歌的一个盛事。这种帝王牵头,群臣做诗称颂的大型唱和活动在唐太宗、武则天及唐玄宗时期都十分庞大,留下了大量的温泉诗文,但乃是文人奉制而做,故精品不多。且看唐玄宗李隆基的《温泉言志》:桂殿与山连,兰汤涌自然。阴崖含秀色,温谷吐潺湲。绩为蠲邪着,功因养正宜。愿言将亿兆,同此共昌延。他在诗序言中说唯此温泉,是称愈疾,朕不能独受其福,思与兆人共之,虽说言志,实为记事。所谓思与兆人共之,不过是唐玄宗的的帝王之术罢了。他的诗一出,群臣争相唱和,尚书左丞相燕国公张说写了《奉和圣制温泉言志应制》诗,颂唐玄宗关怀民众冷暖之德,可媲美尧舜:温泉媚新丰,骊山横半空。汤池蒸水殿,翠木暖烟宫。起疾迎仙藻,无私合圣功。始知尧舜德,心与万人同。也因为这一层关系,稍后的白居易才会写出流传千古的的《长恨歌》:“……春寒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。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……”那时的大唐,是何等的雍容华贵啊!     

这都是状写温泉之兴盛的,及至后来渐次没落,到了晚唐时期,描写温泉却多是为了讽刺和劝诫了:“……北风惨惨投温泉,忽忆先皇游幸年。……今来萧瑟万井空,唯见苍山起烟雾。可怜蹭蹬失风波,仰天大叫无奈何。弊裘羸马冻欲死,赖遇主人杯酒多。(唐韦应物《温泉行》)说的是唐室当日风光不在,而路边多是冻死骨了。由唐代温泉诗歌取材和意趣的变化,足可看到温泉诗歌的另一个魅力——通过温泉诗文,以其自身的兴衰,可窥见时代的兴衰更替。

当然,刚才提到的都是跟政治时事相关的言事诗,这类诗歌因唐代管家推崇温泉的关系,占了大多数,但也不乏个人的清新志趣之作,读来可得体悟。如孟浩然的《东京留别诸公》:吾道昧所适,驱车还向东。主人开旧馆,留客醉新丰。树绕温泉绿,尘遮晚日红。拂衣从此去,高步蹑华嵩。便清雅可爱了。还有储光羲的《晦日任桥池亭》:温泉作天邑,直北开新洲。未有菰蒲生,即闻凫雁游。六亭在高岸,数岛居中流。晦日望清波,相与期泛游。西道苦转毂,北堤疲行舟。清泠水木阴,才可适我忧。这却相对苦涩些,但也是雅适之作。

诗以言志。因温泉被实为委靡奢华之事或疗伤的胜地,很少有人会把自己的志趣与温泉联系起来,因此温泉言志诗相对要少些,或者相对隐讳。且看唐代张蠙《野泉》:远出白云中,长年听不同。清声萦乱石,寒色入长空。挂壁聊成雨,穿林别起风。温泉非尔数,源发在深空。作者隐隐有入道之境,随缘是做得到了。而王安石《题汤泉壁垩诸子有欲闲之意》则刚好与此诗有反驳之妙:吟哦一水上,披写众峰间。偶运非彭泽,留名比岘山。君才今卨稷,家行古原颜。平世虽多士,安能易地闲。一个要隐、要让,一个要争、要勤,可见两人情趣之不同,两相一比较,王安石这一严谨宰相一览无余。而到陆游身上,却多是愤慨和无奈:秦楚相望万里天,岂知今夕宿温泉。穿云漱月无穷恨,依旧潺湲古县前。(《夜梦游骊山》)有古拙之大悲,有满腔之幽愤,读来令人叹惋。

诗以说理。温泉说理诗晚唐有一些,大多在宋代,因为历史的更替,宋代文人们难免会拿曾经是唐代繁华巅峰代表之一的温泉来说事。甚至因为禅宗文化的普及,使得很多富有佛家思想的警句等也出现了宋诗里,可谓耀眼。且看直接拿华清池开刀的:壮观悲凉旧迹存,莲花泉暖至今温。行人莫罪无情水,一笑华清是祸源。(宋代强至《温泉》)作者看得清楚,非是水无情,而是奢华乃祸源。这是至理,朝代更替恐怕都因当权腐败。宋代魏野《经温泉》有一首词如此写道:尧水不垫民,温泉溺唐祚。兵处洗不得,翻为天下汙。山鸟徒咬咬,翠华无问处。”“兵处洗不得算作一句警句。而阮阅《郴江温泉》却又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角度:谁将炎热换清凉,可使澄泓作沸扬。从赐骊山妃子沐,人间处处得温汤。这是一种接近大同的思想,人间处处得温汤,与唐玄宗的与天下兆民共之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前者出于一个普通人手里,尤显得真挚可敬些。

这些是日常生活中的说理,且看有道高人的禅理诗又是如何。宋朝是庐山温泉兴盛的一个高峰。其温泉出口处的黄龙寺扩建为大寺院,香火鼎盛,佛灯长明,改名为黄龙灵汤院。北宋名僧可迁禅师做了一首《黄龙灵汤院》阐明禅意主张:禅庭谁化石龙头,龙口温泉沸不休。直待众生总无垢,我方清净混常流。这是借温泉的功效以明志,说的是苦修的禅法,在当时看来,这算心有挂碍、需时时苦修的一种中上禅法。有趣的是,苏轼1084年到庐山温泉后,看到这首题诗后,这一位自认修禅很有境界的文豪禅心大发,和诗云:石龙有口口无根,自在流泉谁吐吞?若信众生本无垢,此泉何处觅寒温?此种机锋就深得禅宗个中深味了,说的是心无挂碍。这种跨越近百年的禅诗对接,一时成为诗坛上的佳话。

     小结:温泉诗歌作为中国文化中的一页,有着其独特的光辉灿烂。我们希望在研究温泉文化的过程中,能够得到一些有关文化和艺术的启示,得到一种精神上的感召。任何有着千年文化影响的事物,只要你用心的去体悟,一定能够了解它的博大精深,从而提高自己的精神识见,使沐浴温泉这样一件寻常事,却打上中国诗歌文化灿烂的精神烙印。

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温泉与时令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温泉与养生
  •  
     
    首页
     
     互动
     
     订房
    安徽省岳西县睡佛山温泉生态旅游发展有限公司(睡佛山温泉度假村) 备案号:皖ICP备10009584号 技术支持:创联网络 管理登陆

    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643号